返回首页
您还没有登录!   登录 | 免费注册 | 搜索 |
清茶
  文章
曾国玺:普洱是一种凝练的人生

前一篇 云南普洱茶和普沱茶的区别是什么? 新一篇 关于“茶寿”

      多年之后的今天,曾国玺经常坐在家中,用心爱的紫砂壶,泡自己喜欢的普洱,他偶尔还会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喝普洱的情景。那是1999年的冬天,在香港,他“稀里糊涂”地喝到一泡价值一万港币的普洱。

      那次出门,他给朋友带去了家乡的铁观音,而香港的朋友则请他喝了普洱茶。“有一天,几个朋友约好去一家茶馆喝茶,”曾先生回忆说,“那一次他们要泡普洱,一开始说要让我主持,我对普洱一无所知,但知道喝的是好茶,自己不知道如何开茶、如何掌握水温和火候,就推辞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第一次喝普洱,朋友们在讨论什么号级茶、印级茶,我一无所知,一边‘憨憨’地听着,一边埋头品尝那泡普洱,想喝出好在哪里,但是很奇怪,那普洱泡出来后茶色很漂亮,跟千年琥珀一样通透,茶汤上层是金黄色的,飘着一丝氤氲之气。喝进嘴里,除了感觉水的润滑和一股难以形容的陈香外,就什么也没了,感觉挺有禅意,不过当时没太在意。另一个印象就是那泡茶很有‘泡水’,冲了很多遍,还可以喝出那种陈香的味道来。”

      喝完茶后吃中午饭,曾先生跟朋友说:我们下午再喝一泡早上那种普洱吧。结果旁边的人拉了拉他的衣襟:“你知道早上那泡茶要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  “多少?”“那泡茶要一万(港币)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当时一听就傻眼了,”曾先生笑着回忆说,“当时只觉得那茶肯定很珍贵,但没想到会值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  用老紫砂壶换老普洱

      回到泉州后,曾先生并没有马上养成喝普洱的习惯。“当时这边喝普洱的太少,也不容易买到,真正养成喝普洱的习惯,是从去年才开始的,”曾先生说。“去年,泉州开始有了喝普洱的风气,后来我也开始喝了。”

      可能是因为当年喝的第一泡普洱起点高,曾先生对喝普洱茶也很讲究,并且很快就着迷了。有一次,曾先生还用自己珍藏多年的紫砂,去和香港的朋友换普洱老茶。

      “那位朋友收藏普洱,他也是个爱壶的人。有一次他从香港来,看中了我的一把紫砂壶,那壶我也很喜欢,舍不得卖。而我喜欢他的一款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‘同庆号’,他也舍不得卖给我,在双方都舍不得卖的情况下,我们就交换了。”曾先生爽朗地笑笑。那一次,他用那把清朝的紫砂壶,换了两饼普洱老茶。

品味普洱,品味人生

      采访曾先生的时候,他正在收拾好行李,准备去北京参加一个古玩秋拍会。

      “茶具是每次出远门必带的。”曾先生指着桌上的行李说。因为喜欢喝茶,他每次出门都会自己带一把紫砂壶,两个杯子,然后再装一罐开好的普洱。“一天喝两泡茶,这样一罐差不多可以喝三四天。”曾先生介绍说。

      “喝普洱讲究心境、环境、一起喝茶的朋友,不同的时间段喝同一泡茶,感觉都不一样……”和曾先生聊普洱茶,他会告诉你很多讲究。曾先生平时喜欢收藏古玩,已有几十年的习惯。平日里在家,他就经常用自己收藏的紫砂壶泡自己收藏的普洱。“一种是能把玩的古董,一种是能喝的古董。”这是曾先生生活中最悠闲的部分。

      “以前只喝铁观音,现在多了一款普洱,就好像吃饭的时候桌面上多了道菜。”曾先生说。

      “前人收藏一款好的普洱茶,穿越时空的隧道,从青到熟,就像一种凝练的人生,留给我们今人享用,这就是普洱的魅力,需要我们用心去品味。”


2007-12-13 09:35:31 |  浏览 (3454) |  收藏 |